当前位置: 首页 > >

做个值日生不容易

发布时间:

  别看值日生是个小官,*时威风凛凛、有模有样,可又有谁知道这背后的苦衷呢?那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我的心情就像天空那样明朗。我一来到学校,便大摇大摆地走上讲台。原来,今天轮到我管理班级,心里好不得意。可事实却完全出我的意料,班级像炸开了锅似的。瞧瞧,有的三五成群,聊得喜笑颜开;有的两两成双,各抒己见。吵闹声,讲话声,嬉笑声融为了一体,这声音穿透我的耳膜,震动我的脑袋。我不禁怒火中烧,猛地一拍桌子,大声吼道:“安静!”可这突如其来的吼声还是对他们无济于事。我悄悄走到正在讲话的王梦身后,伴着严肃的脸,严厉的喝道:“王梦!请不要讲话。”可王梦对我不屑一顾,冷酷似冰,狠狠的白了我一眼,接着转过身去,翘起二郎腿继续谈天说地,一点也没把我这个值日生放在眼里。我气得吹胡子瞪眼,全身的热血往上涨,经脉也鼓了起来。但我强压住心中的怒火,装作一副心*气和的样子,温文尔雅的对她说:“对不起,王梦同学,请不要讲话好吗?”可她照讲不误。我终于忍无可忍,气势汹汹的走到讲台上,愤怒的记下她的名字。别说这一尚方宝剑还蛮有效果的嘛,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大家都开始专心致志的看课外书。正当我在心里暗自庆幸时,麻烦事有卷地而来了,几位淘气的同学,在与我打着“地道战”的游戏,可这一切都逃不过我敏锐的眼睛。原来是我最最要好的朋友——陈林。她仗着我们深厚的友谊胡作非为,我很是愤愤不*,但又十分无奈。我在友谊和纪律之间徘徊,经过一番思考后,我万般无奈的记下了陈林的名字。这一行为激怒了陈林,她开始大声喧哗,还誓言要与我绝交。其他同学也跟着起哄。顿时,班级里鸡犬不宁,很快把老师招来了。我惊恐不安,完了完了,老师见到这一情景,一定把我骂得狗血淋头。然而事实就是这么残酷,老师严厉的的批评了我,我的脸憋得通红,委屈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直往下滚。这次管班记,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哎!当个值日生可真不容易啊! 曹溪石粉小学六年级:陈黎静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