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2017受戒汪曾祺读后感

发布时间:

2017 受戒汪曾祺读后感 曾经,不止一次地置身于《受戒》中的桃花源,在这里我仿佛 来到了一个原始的乌托邦,一个宁静美妙的世外桃源,并不顾一 切地爱上了它!以下是整理的受戒汪曾祺读后感,欢迎阅读参考。 受戒汪曾祺读后感(一) *来读书颇多,主要以散文 为主,也兼读些小说。因其中汪曾祺先生的《受戒》给我留下了 较深的印象。 《受戒》我是一口气读完的,如同品了一杯淡淡的清茶, 口有余香。总体来说,无论文笔还是故事都写得很美,有点沈从 文小说《边城》的感觉。小说里世界仿佛梦里桃源,只是里面人 并非为了避世,而是本来就生长在那里,俗世中人有的他们都有, 甚至比俗世中人更自由,更快活。 文章采用的是回忆式开头:“明海出家已经四年了。他是十 三岁来的。”这与法国作家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的开头“在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是早早就躺下了。”颇为神似。不知道汪 曾祺先生创作此篇时是否受到了这位法国文豪的启发。如果是, 那么此作可以说既有中国传统文学作品中的诗情画意,又有西方 意识流的不拘一格,堪称是一篇中西合璧的文学佳作。 在《受戒》中,明海的家乡管“出家”叫“当和尚”,感觉就 像我们今天去“当老师”、”当记者”、“当编辑”似的。只是一种可 以赚钱的职业,并没有太多神圣的味道。而且明海出家是早就计 划好了的,因为他家田少,老大、老二、老三就足够种的了,他 是老四。于是在他七岁那年,家里人便决定让他当和尚。当和尚 也是靠他舅舅的关系。文中说道:“当和尚有很多好处。一是可 以吃现成饭,哪个庙里都是管饭的。二是可以攒钱,只要学会了 放瑜伽焰口,可以按例分到辛苦钱。积攒起来,将来还俗娶亲也 可以;不想还俗,买几亩田也可以。”换做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包 吃包住,收入不菲,工作不累。”这样好的工作,就连明海自己 也觉得在情在理。这是小说的第一部分,也可以说是“受戒”的缘 起。 到了小说的第二部分,女主角登场了,文章写道:“到了一 个河边,有一只船在等着他们。船上有一个五十来岁的瘦长瘦长 的大伯,船头蹲着一个跟明子差不多的女孩子,在剥一个莲蓬吃。 明子和舅舅坐到船里,船就开了。”这个女孩子就是小说中的女 主角,这一段描写确实很容易让人联想起《边城》中那只渡船上 的老爷爷与翠翠。也许这篇小说起初就是汪曾祺向其恩师沈从文 的敬礼之作吧。 在船上,女孩问明海是要去当和尚吗?明海点头。女孩问 明海当和尚要烧戒疤,怕不怕?明海含糊地摇了摇头。女孩又问, 你叫什么?明海。在家呢?明子。小明子,我叫小英子!我们是 邻居。我家挨着菩提庵。——给你!小英子就把吃剩的半个莲蓬 扔给明海,小明子就剥开莲蓬壳,一颗一颗吃起来。这就是小明 子与小英子的第一次邂逅。一个小和尚和一个小女孩的懵懂爱情 就此泛起了涟漪。 受戒汪曾祺读后感(二) “我与我周旋,宁做我,我与 我比我第一。”这是汪曾祺晚年时说过的一句话。 汪老先生是我十分喜欢的一个老人,喜欢汪老文字中流露 出来的一派天真,喜欢他对世间寻常万物的怜惜珍爱之情。他的 文字很淡,所写的小说不大有跌宕曲折的情节,但有的是意境之 美,如青橄榄,如芦花荡,十分耐嚼,回味甘甜绵长。读他的文 字,时常会激起我对*凡世俗烟火生活的感激欣赏之心,是一遍 一遍重读亦不觉厌倦的好文字。 曾经,不止一次地置身于汪老先生《受戒》中的桃花源, 在这里我仿佛来到了一个原始的乌托邦,一个宁静美妙的世外桃 源,那是一片理想的乐土。 小说的标题叫《受戒》,开头的第一句话是“明海出家已经 四年了”,读者一开始就会以为这是一篇写佛门生活的作品。它 也确实描述的是出家人的故事。只是读着读着,你会渐渐觉得小 说中的人与事虽然未离佛门,但读者感受到的并非佛寺的森严和 佛徒生活的单调与清冷,而是与之相反的浓郁的世俗生活的情致 与意趣。 人们实在看不出作为小说主人公的明海在这里到底受了什 么戒,反倒是他和他的老小伙伴们在这里尽情享受着日常世俗日 子的温馨与快乐。与其他职业相比,当和尚的好处一是可以吃现 成饭,二是可以攒钱。因此,明海之所以去当和尚并且还有望当 一个好和尚,就是非常好理解的事情了。他不仅嗓子好,而且记 性好、相貌也好。更值得提及的是,他出家以后连名字也不用改, 还叫“明海”。出家了的明海被大家喜欢着,但似乎从来不因为他 当和尚的“本职工作”做得好,(.)而是因为会画画、会唱歌、帮人 干农活。“念经,一要板眼准,二要合工尺。”说的都是不关内容 的形式方面的要求,因此小明海念经又怎么会去关心经文本身的 涵义?值得注意的,倒是他看见小英子的脚印,“身上有一种从 来没有过的感觉,觉得心里痒痒的。”那每天本来就出于应付而 不得不敷衍的经文恐 怕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小说的最后,作者是把这种日常生活的诗情和温馨渲染到 了极致,那就是明海和小英子的恋情在回家途中的瓜熟蒂落,那 一段优美的文字令所有的读者读后无不悠然神往。本来,明海刚 刚受了戒,等于在出家人的人生中完成了一个重要仪式,沙弥头、 沙弥尾的前景开始在他的眼前浮现。殊不料小英子对所谓的沙弥 头、沙弥尾毫无兴趣,她所想的,是给明海当老婆,而且要他马 上回答要不要。明海头上的戒疤余痛未消,此刻却要马上回答这 样的问题。但明海似乎很快就被小英子给俘虏了,回答了“要”以 后,两人的小船就划进了既充满诗意、又引起人不尽联想的芦荡, 小和尚这会儿头上的戒疤恐怕是什么感觉也没有了吧。 作者在小说结尾说,这是“写四十三年前的一个梦”,可见 从那时起,汪曾祺对于人生的理想和憧憬就已显现这样的特征。 在许多曾经大红大紫的应景之作被人渐渐遗忘的今天,汪曾祺的 小说却以它特有的个性和魅力依然受到读者的青睐,我们现在这 样饶有兴趣地欣赏和品味《受戒》不就是一个证明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