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工作心得:关于司法改革背景下检察监督问题的思考

发布时间:

工作心得:关于司法改革背景下检察监督问题的思考 宪法将检察机关定位为法律监督机关,赋予监督职责,依法行使监督权。近 年来,随着司法改革步伐推进,检察机关的监督内涵与外延出现变化,监督范围 不仅贯穿于诉讼全过程,还延伸到非诉讼领域。实践中虽然该项监督工作取得相 应进展,但在立法体系形成、监督机构设置、监督手段完善等方面仍存在系列问 题,导致检察监督缺乏系统性、全面性、实效性,监督工作仍然是检察机关薄弱 环节。 一、检察监督职能定位与社会价值 (一)职能定位 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其代表的是国家与公共利益,行使法律监督权, 樊崇义教授认为:法律监督权包括诉讼监督与非诉讼监督”,法律监督运作于立 法、执法、司法等法律各环节中,赞成该种学说,狭义上检察监督不包括司法办 案,而是一项专门的监督职能,该项监督不等同于诉讼监督,而是诉讼监督的发 展与超越,主要是指诉讼监督以及新增的对行政执法、公益诉讼监督等职能,具 体不仅包括刑事监督、民事活动监督、行政执法监督,还包括非诉讼监督,即对 行政违法行为监督。正如同一些学者所言“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应当以刑事法律监 督为主,民事审判、行政监督为两翼,同时根据法律特别授权或办案业务,以检 察建议的方式对机关与组织其他活动合法性进行监督”,充分担当“法律守护人” 和“公益代表人”双重角色。 党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作出新部署,明确提出“完善检察机关行使法律监 督权制度”,“积极探索建立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任务,要求在强化传 统立案监督、侦查活动监督等诉讼监督基础上,延伸监督职能,拓展监督范围, 积极监督行政违法行为,探索公益诉讼模式,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维护国家公共 利益。而所谓公益诉讼监督主要指检察机关对侵害国家利益与社会公共利益的行 为提起诉讼或支持诉讼,要求法院进行审判的行为。我国法律法规赋予检察机关 提起公益诉讼的明确依据, 201X 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了 《人民检察院提起公益 诉讼试点工作实施办法》,规范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程序。 在司法改革背景下,检察机关职务犯罪侦查部门将分离出去,整合到监察委 员会,检察机关的监督职能、方式都将有所改变,曹建明检察长曾在全国检察机 关工作会议上提出要以司法改革为契机,完善检察监督体系,全面强化检察监督。 因此无论中央部署,还是检察系统司法改革要求,检察机关必须要调整工作重心 与方向,要积极发挥诉讼监督与行政违法监督实效,不断提升法治化水平与司法 公信力,夯实检察监督地位。 (二)检察监督的社会价值 1.保障法律运行,维护法制统一。 法律监督是宪法、法律赋予检察机关全面正确履行法律神圣职责,作为国家 专门法律机关,重要任务即履行法律监督职责,积极开展诉讼监督与非诉讼监督 监督,对法律、法规的实施与运作,及刑事法律、民事、行政法律的行为进行监 督,促使各项法律得到有效实施,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统一,维护法律权威与司法 公正。 2.为民伸张正义,化解矛盾纠纷。 人民检察院依据法律规定,对管辖范围内各种活动开展法律监督,对于维护 公平与正义,推进社会秩序健康发展,促使经济繁荣具有重要的意义。检察机关 依法监督方式包括调查发现与纠正违法, 调查发现是按照法定程序揭示违法行为, 纠正违法就是对调查之后违法行为进行纠正,恢复破坏的法律秩序,同时为群众 伸张正义,消除对立情绪,从源头上化解矛盾纠纷,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 统一。 二、当前检察监督现状与问题 (一)缺乏立法依据,监督程序不规范 检察机关监督立法体系不适应司法实践要求,在立法层面,没有完善的法律 监督体系作为监督依据与支撑,各类监督活动的启动方案与程序无明文规定,至 于侦查活动监督、立案监督、审判、执行活动监督如何开展,具体监督的流程、 步骤、监督结果审查等,法律均没有详细的操作规定,导致实践中操作不统一、 不规范,随意性大。除立法不健全严重制约监督质效外,现存的监督规定之间, 因部门利益保护而存在矛盾、排斥之处,直接导致监督程序不规范、监督方式不 健全,监督活动不到位,监督结果不理想。 (二)尚未设立监督机构,欠缺专业监督人员 因没有设立专门的监督机构,当前检察机关办案部门在办案同时兼开展司法 监督活动,如立案监督,基层检察机关控申部门依法受理后将信访件转侦查监督 部门进行调查、监督,期限三个月;民事审判活动监督、民事执行活动监督都是 通过民事行政部门进行监督办理,由于目前基层业务部门因案多人少,干警主要 时间与精力都用在办案上,没有精力专心从事法律监督工作,而随着法制化进程 推进,群众法律意识增强,其对司法机关实施法律监督的需求增多,供不应求, 必然引发供需矛盾。 (三)监督手段单一,履职主动性不强 检察机关的监督分为诉讼监督与非诉讼监督。其中诉讼监督包括对立案活动 的监督、侦查活动监督、审判活动监督、执行活动监督、生效判决裁定监督等, 非诉讼监督主要指对民事公益活动、行政机关违法行为的监督,目前两类监督效 果不显著,原因在于:一是监督手段单一。诉讼监督活动中监督往往通过当事人 举报、控告、申诉等信访环节启动监督程序,承办人往往通过书面审查、调取相 关卷宗材料进行调查,没有对涉案人员依法讯问,对相关证人进行约谈、询问, 没有实地去调查犯罪事实或行政违法事实,“坐堂监督”现象普遍存在。监督活 动的启动、审查、调查、结果落实等环节尚未形成切实可行的机制。二是监督缺 乏主动性。检察监督绝大多数为群众反映后的被动监督,虽然法律赋予检察机关 依职权主动监督权,但因案源渠道不畅,监督认识不清等因素,对办案过程中发 现的行政机关违法行为进行主动监督的情形甚少。 (四)未建立联动协作机制,内外监督阻力大 除分为诉讼监督与非诉讼监督外, 检察监督还可以分为对内监督与对外监督。 对内监督即所谓的“涉检信访”,包括不服本单位处理决定的控告,反映本单位 干警违法、违规、违纪,对案件久拖不决、超期未查处、答复的等;对外监督即 对其他单位的监督,如监督公安机关、法院、行政机关等。由于涉及人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