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学前儿童情绪调节策略发展研究综述_马瑞瑾

发布时间:

2009 年第 4 期 ( 总第 436 期 )

幼儿 教 育(教 育 科 学)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Educational Sciences)

No.4 ,2009 General No.436

· 研究综述 ·

学前儿童情绪调节策略发展研究综述
马瑞瑾 陈 旭*
(西南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 重庆, 40071 5)

【 摘要 】情绪调节策略的发展是学前儿童社会性发展的核心成分, 对儿童未来情绪 、 个

性和社会性的发展都有极其显著的影响。不同研究者对儿童情绪调节的策略有不同的分 类。不同年龄段的儿童在应对不同情境时的情绪调节策略存在显著的差异。本文综述了已 有研究对学前儿童情绪调节策略的发展及其生理、 心理基础和主要影响因素的解释, 并指 出已有研究的不足和未来的研究方向。 【 关键词 】学前儿童; 情绪调节策略; 影响因素 【 中图分类号 】G610 【 文献标识码 】A 【 文章编号 】1004-4604(2009)04-0041-05

学前儿童在社交情境中会遇到各种问题 , 从 而产生消极或积极的情绪反应 。 为了应对这些反 应 ,儿童会根据情境选择合适的方式 ,主动运用各 种策略来控制和调节自己的情绪 。 当面临一些异 常刺激时 ,有的儿童选择回避和退缩 ,有的儿童表 现出攻击性行为 , 还有的儿童能重新对问题进行 思考 。 具有情绪调节能力的儿童知道在人际交往 中如何根据需要隐藏或改变情绪反应 , 能利用一 些策略去调节情绪 。 儿童选用何种策略来调节自 己的情绪非常重要 , 其结果具有长期或短期的效 应 ,会对儿童的情感 、 认知 、 社会行为 、 心理健康等 产生不同的影响 。 Gross (2002) 研究发现 , 采取不同 的情绪调节策略会对不同的情绪及情绪的不同方 面产生不同的影响 。
〔1〕

节策略分为六种 : 自我安慰 、 替代活动 、 被动应付 、 发 泄 、 问题解决 和认 知 重 建 。 〔2〕 姚 端 维 、 陈 英 和 、 赵延芹 (2004) 则将其分为建构 性策略 、 破坏 性策 略 、 回避性策略和释放性策略 。 〔3〕 按观察结果划 分 ,不同分法中的类别有的可以相互替换 ,且缺少 理论模型的支持 , 每位研究者都根据自己的标准 单独进行分类 ,缺乏进一步的修订和整合 。 有的研究者则根据自己建立的情绪调节理论 模型来分类 。 这类分法的理论性 、系统性较强 。 在 应对方式模型中 ,Lazarus 和 Folkman 根据 个体是 企图从外部还是内部改变事件 , 将情绪应对策略 分为问题中心的应对和情绪中心的应对两大类 。〔4〕 在情绪过程模型中 ,Gross 提出了认知*篮捅泶 抑制这两种常用的情绪调节策略 。 〔5〕 然而这类分 法并不是专门针对学前儿童的情绪调节策略的 , 且在实际观察或实验中的可操作性有待进一步 加强 。 另外 , 上面所提到的情绪调节策略都是针对 消极情绪的 ,没有涉及积极情绪的调节 。 黄敏儿 、 郭德俊 (2001 ) 在研究中以 Gross 的情绪调节策略

一 、 学前儿童情绪调节策略的划分 学前儿童用于调节情绪的策略虽然多种多 样 ,却可以按一定的标准将其分为几类 。 实证研究往往按观察结果划分不同的情绪调 节策略 ,这种分法可操作性较强 、 易理解 。 陆芳 、 陈 国鹏 (2007) 结合前期观察结果 , 把幼儿的情 绪调

*通讯作者: 陈旭, 西南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教授、 博士生导师,E- mail:chenxu@swu.edu.cn

- 41 -

2009 年

幼儿教育 ( 教育科学 )

第4期

理论为基础 , 发现在积极情绪调节中 , 儿童更多采 用重视和宣泄两种策略 。 〔6〕 二 、 不同年龄儿童情绪调节策略的运用

(二) 学前儿童情绪调节策略发展的生理及 心理基础 Tager-Flusberg (2000 ) 的研究发现 , 皮质抑制
机能是实施情绪调控的生理前提 , 神经系统的发 育直接影响着调控能力的形成和发展 。 〔16〕 个体绝 非一出世就具备了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 , 初生的 婴儿几乎完全受冲动和欲望的影响 , 很难长时间 进行同一种活动 , 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和情感 。 随着大脑皮质机能逐渐完善 , 兴奋和抑制越来越 趋于*衡 , 儿童逐渐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调控自己 的行为和情绪 。 因此 , 大约 3~4 岁以后 , 儿童逐渐 发展出自我控制和自我调节能力 , 但仍不十分明 显 。 5 岁是其变化过程中的转折点 ,5~6 岁儿童大 多具有一定的情绪控制能力 。 可见 , 生理机制的成 熟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情绪控制能力的发展 。 从生理学意义上说 , 情绪调节可以看作是一 个使有机体从激动状态回归*静状态的体内*衡 过程 。 Fabes 等 (1994 ) 研究发现 , 心脏的基本活动 方式预示着有机体抑制体内*衡以应对刺激的潜 能, 以及自我调节以恢复体内*衡的潜能 。 面对新 奇刺激时 , 那些心率维持在较高水*的儿童更容 易产生害羞 、 恐惧的反应 。 在一个啼哭的婴儿面 前 , 学前儿童的心率变化与其安慰行为 ( 情绪调节 策略 ) 之间显著相关 。 〔17〕心率会因年龄 、 性别及其 他生理情况而不同 。 儿童年龄愈小 , 心跳愈快 。

(一)儿童情绪调节策略运用的发展
学前儿童运用情绪调节策略的总体特点是 : 无论是哪个年龄段的儿童, 替代活动都是其最 主要的情绪调节策略, 而发泄和自我安慰策略 则运用最少 。 问题解决 、 认知重建策略的运用随 年龄增长而增多, 发泄策略则随年龄增长有减 少的趋势 。

3 岁儿童使用发泄策略明显多于更为年长
的儿童 。 姚端维等 ( 2004 ) 通过比较策略使用的年 龄差异 , 发现 3 岁儿童更倾 向于使用情 绪释 放 策 略。
〔7〕

Stansbury 等 (2000 )的研究结果表明 ,发泄策
〔8〕

略的运用随年龄增长而递减的趋势显著 。

陆芳 、

陈国鹏 (2007 ) 的研究也发现对于发泄策略的运 用 ,3 岁儿童与 4 岁儿童 、3 岁儿童与 5 岁儿童之 间均存在极其显著的差异 。 〔9〕

4 岁是儿童运用自我安慰策略的一个分界 点 , 儿童 4 岁以后运用自我安慰策略少于 4 岁以 前 。 陆芳 (2004 ) 观察发现 ,3 岁儿童与 5 岁儿童在
自我安慰策略的运用上存在极其显著的差异 , 但

3 岁 儿 童 与 4 岁 儿 童 、4 岁 儿 童 与 5 岁 儿 童 之 间 的差异并 不显著 。 〔10〕姚端维等 (2004 ) 发现 ,4 岁儿
童较多使用建构性策略 。 〔11〕

3 岁儿童与 5 岁儿童无论是在运用积极还是
消极调节策略时都存在显著差异 , 而 3 岁儿童与

Davidson 等 (2000 ) 从神经系统科学的观点出
发 , 认为情绪调节包括内隐的 、 自动的情绪产生过 程和主动的情绪调节过程 。
〔18〕

4 岁儿童只在运用积极调节策略时存在极其显著 的差异 。 陆芳 、 陈国鹏 (2007 ) 的研究发现 ,5 岁儿
童对认知重建策略的运用虽不常见 , 但明显多于

当个体受到情绪刺

激时 , 先是经历自动的情绪产生过程 , 该过程更多 的是与边缘神经系统 、 海马回 、 杏仁核等神经系统 的变化有关 , 然后经历主动的情绪调节过程 , 该过 程主要与认知调节以及个体对有关情绪肌的抑制 与调节有关 。 该假设也得到了 Jackson 等人 (2000 ) 实验的支持 。 〔19〕

3 岁和 4 岁儿童 。 Kochanska (1994 ) 提出 , 认知重
〔12〕

建或许是学前儿童面对挫折时所能达到的最高级 的应对方式 。 姚端维等 (2004 ) 的研究却表明 ,5 岁 儿童使用回避策略要多于 3 岁和 4 岁儿童 。 〔13〕 侯 瑞 鹤 、 俞 国 良 (2006 ) 研 究 发 现 , 总 体 来 说 , 儿童使用*静化策略远远多于其他策略。
〔14〕

Sullivan (2000 ) 提出了心理理论两成分模型
( 即社会知觉成分和社会认知成分 )。 他认为 , 社会 知觉成分出现较早 , 它的初始发展发生在 3 岁以 前 , 新生儿就已能对人的面孔和声音作出不同的 反应 ; 而社会认知成分则在 3~4 岁间表现出从无 到有的改变 , 儿童直到 5 岁才能普遍通过社会认 知任务的测试 。 〔20〕 由于情绪调节涉及儿童对他人 和环境的理解 、 认识及预测 , 因此儿童需要对自

Gosselin 等 (2002 )的研究结果也显示 ,*静化策略
是儿童最常用的情绪表达策略 , 但儿童在积极情 境下更多使用*静化策略 , 在消极情境下则更多 使用掩饰表达策略 。 会显得太夸张 。
〔15〕

原因可能是用*静的方式

来隐藏积极情绪更容易为他人所接受 , 而且也不

- 42 -

马瑞瑾



旭 : 学前儿童情绪调节策略发展研究综述

己 、 他人以及环境有一个正确的认知 , 这种社会认 知的发展促进了情绪调节能力的提高 。 此外 , 随着年龄的增长 , 儿童在成人的指导和 教育下与社会 、 他人及环境互动的内容和形式越 来越丰富 , 积累的实践经验也越来越多 ,3 岁后儿 童的语言能力迅速发展 , 这使他们能越来越多地 内化外在的标准 、 规范和价值观 , 有意或无意地抑 制自己的冲动行为 , 由此 , 儿童调控自我行为 、 情 绪和认知的能力也不断提高 。 三 、 影响情绪调节策略运用的主要因素

因此, 女孩比男孩更多地采用哭泣的策略来释 放情绪 。

(三)儿童的社交地位 Mostow (2002 ) 认为 , 儿童倾向于接受能更好
地调适情绪 、 更为社会化 、 经常表现出正性情绪的 同伴 , 而经常表现出负性情绪的儿童会更多地体 验到同伴的拒绝 。〔24〕Maria 等人 (2003)发现 ,“暴力 ” 不利于儿童被同伴接受和与同伴建立友谊 , 解释 自己愤怒的感觉或和解则有利于同伴的接受 。 〔25〕 因此 , 儿童为了被同伴接受 , 必须学会运用合适的 情绪调节策略 。 儿童的社交地位影响儿童情绪调节策略的运 用 。 罗峥等人 (2002 ) 的研究显示 , 低社交地位的儿 童在与高社交地位的儿童交往时 , 很少会采用攻 击性策略 , 而经常表现出恐惧和顺从 。 〔26〕 不同同伴关系和社交地位的儿童在情绪调节 方式上有着明显的差异 。 李梅等人 (2005 ) 认为 , 受 欢迎儿童常采用情感求助 、 认知应对和情绪表露 三种策略 , 被拒绝儿童常采用压抑的方式 , 被忽视 儿童则常采用回避的方式 。 〔27〕 这表明采用积极的 情绪调节方式有利于建立良好的同伴关系 。 值得 注意的是 , 有争议儿童和被忽视儿童在集体中处 于一种比较特殊的地位 。 邹泓 (1998 ) 在研究中指 出 , 有争议儿童一方面具有与受欢迎儿童相似的 领导行为 , 另一方面也具有与被拒绝儿童相似的 攻击性 。 〔28〕

(一)气质表现度
气质表现度是指在情绪表现行为上稳定的个 体差异 。 总体说来 , 高表现度的个体在拥有某种情 绪时会比低表现度个体显露出更多与这种情绪有 关的外在行为 。

Gross (2000 ) 的研究发现 , 在观看反映正性情
绪的影片时 , 高表现度的儿童更愿意显露出自己 的正性或负性情绪 , 难以抑制自己的真实情绪 ; 而 低表现度的儿童控制力较强 , 能较好地控制情绪 尤其是负性情绪 。
〔21〕

Eisenberg 等人 (1997 ) 指出 , 要 预测 儿 童 的 情
绪调节策略 , 必须评估两个重要的气质维度 , 即情 绪强度和调节程度 。 他们认为 , 中等水*的调节和 中等强度的情绪的组合可能是最佳的 , 因为这样 的儿童具有情绪表达能力 、 计划能力 、 以问题为中 心的应付能力以及灵活运用各种情绪调节策略的 能力 。 〔22〕

(四)儿童与照料者之间的互动 Denham (1998 ) 指出 , 个体差异的存在除了某
种生物学原因之外 , 还应该有社会因素的影响 。 因 此 , 她提出了情绪能力原因论 , 指出照料者与儿童 之间的互动也是形成情绪调节个体差异的重要原 因 。 因为儿童的情绪调节基本上是在与照料者互 动的情境中发展起来的 , 照料者为儿童的情绪调 节 能 力 提 供 了 发 展 的 结 构 或 框 架 。 〔29〕Roberts 和

(二)性别差异
不同性别的儿童在表达愤怒情绪时存在显著 差异 , 女孩更善于调节愤怒情绪 , 男孩则更多地出 现破坏性行为 。 陆芳 (2007 ) 认为 , 男孩似乎觉得他 们在选择表达愤怒的方式时较少受限制 , 因而更 多地考虑如何使自己心里更舒服 ; 女孩调节消极 情绪的能力更为明显地受到父母和社会化的影 响 , 对女孩的愤怒加以管理和控制也是文化*俗 之一 。 女孩采用哭泣策略多于男孩 。 在个体发展早 期 , 男孩和女孩在采用哭泣策略时所接收到的父 母给予的信息是不同的 。 万晶晶等人 (2002 ) 研究 发现 , 母亲对女孩充分表达自己的快乐和悲伤是 持支持态度的 , 对女孩的哭泣也不会严厉禁止 ; 而男孩在早期就被要求要坚强 , 不轻易哭泣 。
〔23 〕

Strayer (1987 ) 研 究 发 现 , 有 一 些 父 母 倾 向 于 让 孩
子隐藏或压抑他们的情绪 , 而另一些父母则更强 调直接解决问题或寻求社会支持 。 〔30〕因此 , 来自父 母的差异势必会影响儿童自身的情绪调节能力 。 父母还常常会引导儿童在情绪表达上接*文 化和家庭规范 。 有的父母不仅会教给孩子情绪表 达的规则, 而且会明确指出调节情绪的方法。

Wang(2001)的研究表明,如果母亲在与孩子讨论情 - 43 -

2009 年

幼儿教育 ( 教育科学 )

第4期

绪时侧重于对情绪作详细的因果解释并与孩子积 极互动 ,讨论内容多侧重于个人的主题以及孩子的 自主和偏好 ,儿童就更愿意表现自我的情绪 ;相反 , 如果母亲很少对情绪作出解释 ,讨论时主要是对孩 子进行批评教育,讨论内容多侧重于社会常模、道德 准则和适宜的行为 ,儿童就会在社会情境中更多地 运用规则来控制或调节自己的真实情绪。
〔31〕

以往关于情绪调节策略及其发展的研究大多 集中于研究消极情绪的调节,所谓最好的情绪调节 方法也大多是针对消极情绪而提出的 。 而实际上 , 为了适应社会生活和社会交往 ,如果积极情绪过于 高涨,也必须进行调节 。 而积极情绪的调节有哪些 策略、是如何发展的 ,目前的研究仍较少 。 第三,影响儿童选择情绪调节策略的各因素彼 此交织 。 因此,今后的研究不仅可以继续横向或纵 向考察各因素对儿童策略选择的影响 ,还可以在此 基础上解析影响儿童策略选择的独立因子 ,进而探 讨影响儿童情绪调节策略发展的潜在因素 。 尽管有研究发现不同社交地位的儿童采用的 情绪调节策略有所不同 , 可是究竟哪个是因 、 哪个 是果 , 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证明 。 国外研究者发现 ,照料者为儿童的情绪调节能 力提供了发展的框架 。 然而在我国文化背景中 ,父 母或其他照料者较少与儿童就情绪调节问题进行 沟通,也很少教儿童如何调节情绪 。 那么我国儿童 的情绪调节策略是如何受到其照料者的影响的 、影 响效果如何 ,这也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揭示 。 在我国 , 独生子女是一种特殊的社会现象 。 与 多子女家庭相比 , 独生子女家庭中的儿童与父母 等照料者的情感互动是不同的 , 而且独生子女在 日常生活中没有与其他兄弟姐妹的情绪沟通 , 那 么 , 他们的情绪调节策略如何发展 , 与多子女家庭 的儿童有哪些不同 , 也有待进一步研究 。 第四 , 学前儿童情绪调节策略真正的发展过 程和机制仍不明确 。 受研究规模的限制 , 现有研究 得出的结论并不具有很好的外部效度 。 每一个年 龄段儿童的情绪调节策略使用情况需进一步系统 化 , 并建立标准 。 明确每一种策略真正形成并为儿 童所运用的关键期 , 有利于我们针对不同年龄段 的儿童采用不同的教育方式 。 如对 3 岁儿童不要 强求他们采用认知重建策略 , 而 5 岁的儿童如果 仍以发泄策略为主 , 就要引起教师和家长的重视 了 。 此外 , 我们应重视占绝大多数的 “ 中间层 ” 儿 童 , 避免只聚焦于研究极端的策略 。 参考文献 :
〔1 〕〔5 〕GROSS J J. Emotion regulation : Affective,

四 、 现有研究的不足及对未来研究的展望 情绪调节是社会情绪能力和心理健康的整合 过程 , 对儿童未来的发展有显著的影响 。 尽管国 内外学者对儿童的情绪调节策略已有了一定程度 的研究 , 有关这方面的研究文献也陆续发表 , 但是 目前看来 , 已有的研究尚存有不少缺陷 , 很多问题 仍有待研究 。 第一 , 情绪调节策略似乎不能简单地按消极 与积极来划分 。 选择情绪调节策略的标准是什么 , 这在具体情境中无法给出统一的答案 。 同一种调 节策略在一种情境下是积极的 , 在另一种情境下 可能就是消极的 。 产生这一问题的原因可能有 : (1)情绪调节策略的选择总是发生在特定的情境中 , 因此 , 能适应一种情境的策略不一定能适应另一 情境 。(2 ) 情绪调节策略是否有效取决于个体的自 我效能感 。 因此 , 策略的选择存在着某种个人标 准 , 这种标准可能与基于普遍期望的外部标准不 相一致 。 例如 , 面对挑衅 , 攻击能力较强的儿童认 为制服对方是最好的情绪调节方式 , 但有的儿童 可能认为告诉教师或家长是最好的策略 。(3 ) 同一 种情绪调节策略还会因儿童的年龄不同而具有不 同的意义 。 例如 ,3 岁儿童使用自我安慰策略在很 多时候比使用发泄策略更受欢迎 , 但如果到了 5 岁仍过多地使用自我安慰策略 , 就需要引起重视 了。 (4)情绪调节策略本身也有个适度使用的问题 。 任何情绪调节方式或方法 , 如果使用不当 ( 不足或 过度 ) 都会产生适应不良或失调的问题 。 例如 , 儿 童不可能从来不采用回避策略 , 但使用过度则会 影响其发展 。 第二 , 情绪调节策略的分类存在问题 , 各种研 究采用不完全统一的编码系统和策略分类 , 因此 很难整合这些研究结论 。 有些功能 、 意义模糊不 清的行为在策略分类时会出现难以明确归类的问 题 , 今后的研究可借鉴情绪维度和情绪的分类 , 对 情绪调节策略作多维度 、 多水*的划分 。

cognitive, and social consequences 〔J 〕. Psychophysiology, 2002,(39 ):281-291.
〔2 〕〔9 〕〔12 〕 陆 芳 , 陈 国 鹏 . 学 龄 前 儿 童 情 绪 调 节 策 略

- 44 -

马瑞瑾



旭 : 学前儿童情绪调节策略发展研究综述 〔21 〕GROSS J J, JOHN O P, RICHARDS J M. The dissociation of emotion expression from emotion experience: A personality perspective 〔J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2000,26 (6 ):712-726. 〔22 〕EISENBERG N, FABES R A, LOSOYA S. Emotion responding: Regulation, social correlations, and socialization 〔M 〕//SALOVERY P,SLUYTER D J. Emotion development and emotional:Intelligence educational implication.New York:Basicbooks Inc.,1997:129-163. 〔23 〕 万晶晶 , 周宗 奎 . 国 外儿 童 同 伴关 系 研 究进 展 〔J 〕. 心理发展与教育 ,2002,(3):91-95. 〔24 〕MOSTOW A J,IZARD C E,FINE S,et al. Modeling emotional,cognitive,and behavioral predictors of peer acceptance 〔J 〕.Child Development,2002,73 (6 ):17751787. 〔25 〕MARIA S, JENS V.Anger regulation between friends: Development and prediction of peer acceptance 〔J 〕. Methods and Techniques in Children ’s Research,2003, (25): 11-29. 〔26 〕 罗峥 , 郭 德 俊 , 方 * . 小 学 生 对 情 绪 社 会 调 节 作 用的理解 〔J 〕. 心理发展与教育 ,2002,18 (3 ):34-39. 〔27 〕 李 梅 , 卢 家 楣 . 不 同 人 际 关 系 群 体 情 绪 调 节 方 式 的比较 〔J 〕. 心理学报 ,2005,37(4):517-523. 〔28 〕 邹 泓 . 同 伴 关 系 的 发 展 功 能 及 影 响 因 素 〔J 〕. 心 理 发展与教育 ,1998,(2):39-44. 〔29 〕DENHAM S A. Emotional development in young children 〔M 〕.New York:The Guilford Press,1998:3-30. 〔30 〕ROBERTS W R , STRAYER J. Parents ’ responses to the emotional distress of their children:Relations with children ’s competence 〔J 〕.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 1987,(23):415-422. 〔31 〕WANG Q. Did you have fun: American and Chinese mother -child conversations about shared emotional experiences 〔J 〕.Cognitive Development,2001,16 (2 ):693-715.

的发展研究 〔J 〕. 心理科学 ,2007,30 (5 ):1202-1205. 〔3 〕〔7 〕〔11 〕〔13 〕 姚端 维 , 陈英 和 , 赵 延芹 .3~5 岁 儿 童 情 绪 能 力的 年 龄 特 征 、 发 展 趋 势 和 性 别 差 异 的 研 究 〔J 〕. 心 理发展与教育 ,2004 ,18 (2 ):12-16. 〔4 〕LAZARUS R S, FOLKMAN S. Stress ,appraisal ,

and coping 〔M 〕.New York:Springer,1984:31-38. 〔6 〕 黄敏 儿 , 郭德 俊 . 情 绪调 节 方 式及 其 发 展 趋 势 〔J 〕. 应用心理学 ,2001, (2 ):17-22. 〔8 〕STANSBURY K , SIGMAN M. Responses of preschoolers in two — frustrating spisodes :Emergence of complex strategies for emotion regulation 〔J 〕.Journal of Genetic Psychology ,2000 ,161 (2 ):182-202. 〔10 〕 陆 芳 . 学 龄 前 儿 童 情 绪 调 节 策 略 的 发 展 及 其 相 关研究 〔D 〕. 上海 : 华东师范大学 ,2004. 〔14 〕 侯 瑞 鹤 , 俞 国 良 . 儿 童 对 情 绪 表 达 规 则 的 理 解 与 策略的使用 〔J 〕. 心理科学 ,2006,29 (1 ):18-21. 〔15 〕GOSSELIN P,WARREN M,DIOTTE M. Motivation to hide emotion and children ’s understanding of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real and apparent emotions 〔J 〕.The Journal of Genetic Psychology, 2002, 163 (4 ):479-495. 〔16 〕〔20 〕TAGER — FLUSBERG H ,SULLIVAN K. A componential view of theory of mind 〔J 〕.Evidence from Williams ’ Syndrome Cognition ,2000 ,76 (1 ):59-90. 〔17 〕FABES R A,EISENBERG N,KARBON M,et al. Socialization of children ’s vicarious emitional responding and prosocial behavior:Relations with mother ’s pereeptions of reactivity 〔J 〕.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1994, (30 ):44-55. 〔18 〕DAVIDSON R J,JACKSON D C,KALIN N H. Emotion,plasticity,context and regulation:Perspectives from affective neuroscience 〔J 〕.Psychological Bulletin,2000,126: 890-906. 〔19 〕JACKSON D C, MALMSTADT J R,LARSON C L,et al.Suppression and enhancement of emotional responses to unpleasant pictures 〔J 〕.Psychophysiology,2000, (37): 512-515.

An Overview of Development of Preschool Children ’s Emotion Regulation Strategy
Ma Ruijin, Chen Xu
(Research Institute of Educational Science, Southwest University, Chongqing, 400715)
【Abstract 】As the core of preschool children ’s social development, development of emotion regulation strategy has prominent influence upon children ’s emotion,personality and sociality development. Different strategy classifications are made by researchers.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strategy under different circumstances are shown between different age groups. This paper makes a review on the researches of children ’s development in emotion regulation strategies and its physiological and psychological bases as well as the influencing factors.And the insufficiency in these researches and the direction are also pointed out. 【Keywords 】preschool children; emotion regulation strategy; influencing factors

- 45 -




友情链接: